《燃烧》宋局为何一直就质疑高建设在违章办案,出于什么目的?

关于罗红英是许广义被杀一案的嫌疑人这件事,宋局和高建设始终有着争议——高建设觉得许广义的死符合熟人作案,而宋局坚持认为罗红英和许广义感情很好,她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去动手杀一个自己很喜欢、甚至准备托付终身的人。

那么,当年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宋局和高建设谁是对的呢?

高建设在确定罗红英是杀害许广义的嫌疑人后,罗红英就失踪了,这就更加让他觉得罗红英是真凶,要不然也不会畏罪潜逃。

然而时隔不久后,高建设的海东之行却疑点重重,而从海东回来的路上跌下悬崖摔死,就更让人怀疑了——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才去的海东,却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却遭遇了意外。

而这个“意外”的始作俑者也不难猜测,一定是赵月娥,因为当时龙湾和海东有关联的案子,就许家福一个。赵月娥怕许家福没死的事情败露,就下令对高建设的车做了手脚,导致了高建设的死亡。

从这一点来说,高建设的判断和调查方向都是对的,同时他的调查也起到了打草惊蛇的作用,才会使自己遭遇不测。

那么,宋局为什么觉得高建设是违章办案呢?他是不是被赵月娥买通了呢?

在405专案组询问宋局长的时候,他毫不掩饰地说他对高建设当年侦破许广义一案的很多做法表示怀疑,他觉得把罗红英定性为案件嫌疑人很牵强。因为他在调查走访中发现,许广义对罗红英很好,罗红英也有和许广义做长久夫妻的打算,她没有任何理由杀掉一个对自己很好的人。

所以,宋局觉得高建设是为了在规定时间内侦破案件而草率认定罗红英是嫌疑人,才会对他的办案方式表示怀疑。

20年过去了,宋局始终觉得罗红英不应该是许广义一案的凶手,所以才会对专案组说出上述那番话。他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是没有任何针对高建设的目的的。也正是因为他的直率和较真,小小觉得他不可能是赵月娥的人。

高建设和宋局之间的争议始终在案件本身,不存在任何立场问题。

宋局一直怀疑高建设在违规办案处于什么目的?

急切的想查到真相,因为他背负了巨大的压力。

  一方面要找到杀人凶手还公道于人间另一方面要证明自己是出色的刑警第三方面是父亲高四海刚刚被调离法医的工作岗位,高建设需要一个案子来证明这一切。

  许广义在家中被杀,而和他同居的罗红英则下落不明。而且,经过刑警队和法医的现场勘察,大家一致认为是熟人作案。

  虽然高建设也认定罗红英有巨大作案嫌疑,但高建设私下却一直没有放弃侦查这起案件。

  高建设的调查有了一定的成果,他一度非常接近真相。幕后黑手也感到了害怕,结果就是高建设在出差途中因车祸牺牲了。

  96年底,高建设在办案的途中不幸坠崖身故,所有人都以为高建设的死只是意外,但高风却在高建设的日记里发现了端倪。

  高建设执意认为罗红英是杀人凶手、他外出查案时因为疲劳驾驶坠崖,以及他的父亲高四海在“开棺验尸”中的失手,这一系列事件背后似乎都有人在操控。

  其实当时高四海就已经发现了真相,他通过开棺验尸案发现当时的死者不是龙星集团的前任董事长许家福,但却因证据不足而被判定该检验是错的,高四海也直接名声扫地。

高建设一直在调查案子,他发现了许家发家的秘密,龙星集团和韩国的一个企业一直有往来,且龙星集团多次受到了韩国企业的资助。

  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许家福害怕了,他担心自己的身份会曝光,所以才伪装了一场车祸,让高建设死于非命。

  很多人都觉得高建设早就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所以才会在执行任务之前和高风的母亲离婚。

1996年,405杀人案是杨三水报得案,许广义的死因和环境状态,可以判定为熟人作案,加上现场只有死者、罗红英和杨衡的指纹。高建设一心认定罗红英就是凶手,可当时,他与许广义感情稳定,并且已经成功逼走了原配李艳,根本没有杀人动机。

下毒多为有预谋杀人,罗红英如果是杀人后逃逸,不可能将杨衡丢给对他不好的杨三水照顾,而不选择自己的姐姐。当时,她也没有带走五千现金,这所有的细节都不合理,但高建设却一意孤行,就此定案。

开棺验尸案后,龙湾警局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高四海也因此名誉尽毁,近而波及到了高建设。他很有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加上四零五案涉及龙星集团的压迫和上级限期破案的压力,导致高建设急于下结论。

至于高建设的死,因为没有他杀的痕迹,所以被判定为疲劳驾驶导致坠落悬崖。高建设临走前,只交代过去海东县调查案件,但当时龙湾并没有涉及到关于海东县的案件,导致并没有人知道他究竟为什么去海东县。

为了调查四零五杀人案的真相,杨三水的死就成了突破的关键。高风特意假装熟人,来到杨三水买彩票的店里打探情况。还没说上两句,高风就看见杨衡从门外经过,立刻追了上去。

杨衡坚信自己的母亲不是杀人犯,坚信这一切都是高建设的污蔑,讽刺高家三代都是黑警。在案件没有被查清之前,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污蔑高建设的职业道德和人品,这是高风的底线。

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高风不明白杨衡凭什么认定山洞女尸就是罗红英。当年的专案组那么多人,杨衡又为什么独独咬着高建设不放,不遗余力地想要污蔑他。两个人就此一言不合,当街斗殴,同时被送进了警察局。

警察局内,因斗殴事件,高风被警告之后放走,而杨衡则被暂时拘留,对当年四零五杀人案和杨三水死亡案进行协助调查。

接受盘查的时候,杨衡故意隐瞒了杨三水经济有问题的情况,对自己已经拿到分文不动的拆迁费撒了谎。许广义死的当晚,杨衡明明没有起来过,却对刘青叶撒谎,半夜起来给喝醉的杨三水收拾烂摊子。

杨衡一改在杨三水家的态度,表现出坚定的态度,认为胆小懦弱如父亲,根本没有杀人的勇气。在杨衡的话中,找不到丝毫破绽,他本也没有撒谎的必要,谁也不会想到,他会隐瞒一些重要的信

至于杨衡在山洞女尸案泄露的第二天,就赶回龙湾,认定死者就是自己的母亲,所谓的解释,不过是感情依托,并不能从他口中撬出真相。杨衡的证词在冯凯的眼里,也并不完全可信。

至于杨三水死亡之前,监控确实录下杨衡去过双裕小区,但九点进入,二十分后离开,也被拍地清清楚楚。杨三水死于凌晨四点,事实证明,他并不具有作案时间。

实际上不管这个宋局是不是反派,高建设听了他的建议,一定不会被赵月娥设计陷害,到死都没人怀疑这是一场阴谋。



宋局的怀疑无懈可击,甚至很有道理,相比起来高建设的说辞更容易让人产生怀疑,他快速办案又快速投入到另一起与他无关的案子,是个搞刑侦的都能意识到。

当年高建设固执己见,一直认为是罗红英杀了许广义,但明显宋局提出的质疑更容易让人相信。高建设仅凭小小的名分之争就判了罗红英杀人,让宋局感觉到高建设是不是判断失误?一来这许广义在公众场合经常叫罗红英老婆,罗红英的虚荣心已经满足。二来罗红英和李艳相比,明显罗红英更胜一筹。


不过因为没有更多线索,这案子只能以罗红英为最大嫌疑人结案。可在结案以后,高建设发现了蛛丝马迹,在去路上“疲劳驾驶”出了车祸牺牲。所有人都以为海东之行只是意外,毕竟这案子已经结掉,没有任何人可以设计陷害高建设。连高建设的妻子都没意识到高建设在办一桩极为凶险的案件。



但没人想到的是,高建设要去的海东,那里的矛头指向赵月娥,赵月娥的丈夫许家福到底是不是那具焦尸的主人就要暴露。这时候宋局的提醒,让冯凯恍然间大悟

能和高建设一起办案子的人,这个宋局不容小觑。冯凯在许达“脑梗”死亡之后,确定了中间换班的三分钟肯定有猫腻。赵月娥的嫌疑越来越大,冯凯突然想到许达、许广义、罗红英再加上一个赵月娥,冯凯突然意识到当年高建设的死不会是偶然。



询问宋局以后,冯凯更加确定自己的推断。宋局对于当年高建设的死一直心存疑虑,不过罗红英案子一结,他也没线索。不能轻易的下结论,这宋局不是什么反派,只是曾经和高建设办过案的搭档。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自报家门,将重要的点交给冯凯去调查,这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燃烧》中,当罗红英遗骨发现后,杨衡在网上发帖子为母亲喊冤,公安机关在舆论的压力下重启对20年前4.05一案的调查。

96年4.05案件发生后,是高风的父亲,龙湾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负责办理这个案件,重启4.05案件调查,其实就是调查高建设在这个案件上是否有违规行为。

这个时候,宋局提出自己的疑问,他对当时高建设作出的判断,罗红英是许广义被杀案的嫌疑人产生质疑。宋局为什么这样说呢?

一、大家都认为高建设是为了证明自己能力,捍卫家族的荣誉

在4.05案件发生的前半年,海东县除了一件轰动一时的事件,在高风的爷爷高四海的主张下,对86年的许家福自焚案的尸体进行亲子鉴定,在这之前,高四海一直坚持被焚烧的尸体不是许家福。

但是亲子鉴定的结果是尸体就是许家福的,高家人为这个结果付出了代价,当时的公安局局长刘志坚被气死,高四海被调离法医岗位,高四海的养子离开公安队伍,高家人的声誉都受到质疑。

高建设在开棺验尸前不久才被升职,是海东最年轻的刑侦副大队长,本来出身警察世家的他前途一片光明,结果这件事情给他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

宋局认为,在4.05案件发生后,高建设急于确认罗红英是嫌疑人有些草率,高建设当时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对别人的意见听不进去。

二、两人对案件的了解程度不一样

宋局认为,罗红英和许广义是想长久做夫妻的,他们的关系亲密,罗红英没有杀害许广义的动机,但是宋局并真正了解这两个有家庭的男女的实际情况。

许广义的老婆李艳,将许广义的钱牢牢攥在自己手中,如果许广义想离婚就要净身出户,只要李艳不松口,许广义就不可能和她离婚,和罗红英做夫妻。

宋局显然没有将许广义家里的情况摸清楚,只是从表面上看罗红英和许广义是关系亲密的情人,就认为罗红英不会杀害许广义。

但是高建设则更深入,他去找许达了解情况,之后还去过上海深挖线索,了解的肯定比宋局多。宋局只是单纯的从情杀入手,而高建设则看出来这个案子有可能是教唆杀人。

宋局对高建设的质疑是正常的,他只是从表面现象做的猜测,并不是特别针对高建设的,并不是出于什么目的。

首先,这个问题涉及到很多人,甚至96年的那件案子,我们一起从头开始讲明白。

众所周知,高建设是高风的父亲,是96年许广义毒死案的经办人,时任龙湾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对于这个案子高风始终坚信案子没办错,罗红英是毒死许广义的凶手。而二十年后罗红英的骸骨发现后,案情随之发生了逆转。上面也派下专案组重新调查这个案子,而当时高建设对于宋局说到:“这个案子绝对是罗红英所为,罗红英就是凶手。”宋局也质疑道:“动力呢?罗红英有个八岁的儿子,她对儿子疼爱之极,她会舍得抛下儿子,去毒杀许广义?她和许广义并无仇恨。”高建设当时的解释也是很好,说可能是因为一时争吵,临时起意。但是这也是宋局怀疑他的地方,如果是临时起意,不可能是毒杀,并且还是氰化物中毒,这必定是蓄谋已久才能做到。

而这样的漏洞,对于一位业务精良,28岁被破格提升为县刑警大队副队长的优秀刑警高建设来说,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漏洞。其实这些话是调查组在对宋局调查的时候,宋局这样说的,而因为高建设在办案途中不幸坠崖身故,这也成了死无对证。所以这话也可能是宋局捏造的,这么来看的话,宋局可能其实是内鬼,一直认为高建设的违章办案也可能是为了防止高建设真正的查到什么切中利益的地方,所以宋局才会质疑高建设在违章办案。

我是颜末~

我有准确的答案?看看就知道了!

在剧中,高建设办案有一重大漏洞,果然是贼喊捉贼,第一个内鬼浮出。

众所周知,高建设是高风的父亲,96年许广义毒死案的办案人,时任龙湾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

对于这个案子,高风始终坚信案没办错,罗红英是毒死许广义的凶手。可是二十年后,罗红英的骸骨发现以后,案情发生了大逆转。为此,上面派下专组重新调查此案。那么,由高建设经办的96年许广义毒死案,有一个什么重大漏洞呢?

高建设对时任刑侦大队中队长的宋杰说道,“这个案子绝对是罗红英所为,罗红英是杀人凶手。”宋杰质疑道,“动机呢?罗红英有个八岁的儿子,她对儿子疼爱之极。她会舍得抛下儿子,去毒杀许广义?她和许广义并无仇恨。”这是不是案情的重大漏洞呢?不是。

高建设解释的很好,动机是有临时动机的。提前一个小时设计,也叫预谋。那么这个漏洞在哪里呢?就在这个预谋二字上

高建设忽视了一个问题,可以说是不应该忽视的问题。那就是如果是临时起意,假设是罗红英和许广义争吵之后动了杀心,于是在许广义的水杯里放了毒药,这一点说得过去,可是她的毒药是哪里来的?

如果不是蓄谋已久,她突起杀心,到哪里去找毒药?而这就是高建设办案的一个重大漏洞,将罗红英错当作了杀人凶手。

要知道,许广义之死,是氰化物中毒。如果不是早有预谋,罗红英哪来的氰化物?罗红英是一名普通妇女,此前没有任何违法记录。

高建设是一位业务精良,极其优秀的刑警。因为多次破案立功,28岁便被上级破格提升为县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如果不是故意,他会犯这个低级错误吗?

可是,这个贼喊捉贼的人并不是高建设,因为高建设不是这样的人。那么,这个贼喊捉贼之人是谁呢?

众所周知,高建设的这一席话,是调查组在对时任刑侦大队中队长的宋杰调查询问时,宋杰说的。96年底,高建设在办案的途中不幸坠崖身故。宋杰的这一番话,可以说是孤证,死无对证。

而这个贼喊捉贼,浮出的第一个内鬼就是宋杰。

也就说,这一番对话是宋杰捏造的。此其一。

其二、宋杰若非内鬼,他干嘛要捏造这一番对话?这一番对话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向调查组证明罗红英是无辜的,罗红英被认定是凶手,是高建设办错了案。

其三、把责任推到高建设的身上,这个案子也就完结了,以免调查组继续追查下去,查到龙星集团,查出真正凶手。

可见,宋杰是贼喊捉贼的内鬼无疑。

可是,这里面仍有一个谜团,如此大的案情漏洞,高建设绝对能看出来,绝不会草率认定罗红英是凶手。那么,除了宋杰之外,是否还有内鬼?高建设是否另有苦衷呢?对此你怎么看呢~~



实际上不管这个宋局是不是反派,高建设听了他的建议,一定不会被赵月娥设计陷害,到死都没人怀疑这是一场阴谋。

宋局的怀疑无懈可击,甚至很有道理,相比起来高建设的说辞更容易让人产生怀疑,他快速办案又快速投入到另一起与他无关的案子,是个搞刑侦的都能意识到。

当年高建设固执己见,一直认为是罗红英杀了许广义,但明显宋局提出的质疑更容易让人相信。高建设仅凭小小的名分之争就判了罗红英杀人,让宋局感觉到高建设是不是判断失误?一来这许广义在公众场合经常叫罗红英老婆,罗红英的虚荣心已经满足。二来罗红英和李艳相比,明显罗红英更胜一筹。

不过因为没有更多线索,这案子只能以罗红英为最大嫌疑人结案。可在结案以后,高建设发现了蛛丝马迹,在去路上“疲劳驾驶”出了车祸牺牲。所有人都以为海东之行只是意外,毕竟这案子已经结掉,没有任何人可以设计陷害高建设。连高建设的妻子都没意识到高建设在办一桩极为凶险的案件。

但没人想到的是,高建设要去的海东,那里的矛头指向赵月娥,赵月娥的丈夫许家福到底是不是那具焦尸的主人就要暴露。这时候宋局的提醒,让冯凯恍然间大悟

能和高建设一起办案子的人,这个宋局不容小觑。冯凯在许达“脑梗”死亡之后,确定了中间换班的三分钟肯定有猫腻。赵月娥的嫌疑越来越大,冯凯突然想到许达、许广义、罗红英再加上一个赵月娥,冯凯突然意识到当年高建设的死不会是偶然。

询问宋局以后,冯凯更加确定自己的推断。宋局对于当年高建设的死一直心存疑虑,不过罗红英案子一结,他也没线索。不能轻易的下结论,这宋局不是什么反派,只是曾经和高建设办过案的搭档。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自报家门,将重要的点交给冯凯去调查,这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事实证明高建设的猜想是对的,但是就当时的情况分析,高建设的办案方法确实是违规的,宋局也是就事论事,并没有其他目的。

出发点不同,决定了二人关注的方向不同。

高建设一直觉得父亲的案子是有问题的,像是被陷害的。但是,他却一直没有找到证据。而许广义一案则给了高建设契机,他也进一步证明自己的猜想。但在当时上级的压力下,高建设匆匆结了案,但他却没有放弃追查真相。

宋局也是许广义一案的办案人员,他始终认为高建设的行为不合常理。

宋局始终认为,高建设在处理许广义被杀一案中太武断了。高建设认定罗红英是凶手,给出的依据也不是太充足,而且罗红英从此杳无音讯。宋局一直觉得,罗红英不是凶手,而高建设的行为也不符合常理。

宋局只是就当年案情分析,并没有其他什么意思。

宋局不仅认为罗红英不是凶手,他对当年高建设的行为也是十分意外的。因为他清楚高建设不是意气用事的人,但对于这个案子,却显得十分武断,直接认定罗红英是凶手了。

对当年那些案子感兴趣的不只有高建设一人,宋局也一直在关注那些案子。高建设的反常行为让宋局明白,他一定是掌握了什么东西了。

小结。

宋局也只是就事论事,合理的分析与当年案情有关的事情。虽然他质疑了高建设的办案方法,但并没有其他什么目的。